云岭工匠徐成东:冶炼工人的“冶炼梦”
发布日期:2019-04-30 15:33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

 

(4月29日,云南省召开庆祝“五一”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大会。会上,第二届云岭工匠代表,云南驰宏锌锗股份有限公司徐成东作了交流发言。)

我叫徐成东,是中国铜业云南驰宏锌锗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名冶炼工人。今年46岁,在冶炼行业工作了24个年头。打小的时候,在会泽老家的上学路上,经常看到有人挖一些氧化矿,用土炉子炼铅。我也好奇地学着别人用自己家的小炉子烧矿石,炉子倒是烧坏了几个,可什么也没有炼出来。1991年,我初中毕业,全家7口人就靠着我父亲一个人的工资生活。为了缓解家庭经济压力,同时,也为了我那个小时候的“冶炼梦”,我放弃了到技校学习的机会,放弃了到烟厂和水务局工作的机会,来到会泽铅锌矿工作。

刚开始,我被分在矿山机修,因为与冶炼没有什么联系,我就主动要求去最艰苦的烧结岗位。虽然这个岗位劳动强度大、环境艰苦,但是,在那里我终于可以知道,金属铅是怎么炼成的!在师父的耐心教导下,我不仅掌握了粗铅的冶炼技术,更重要的是从师傅身上学到了吃苦耐劳的精神。5年后,我当上了烧结班长,带领全班创下了连续三年产量第一的纪录。

冶炼行业的排放一直是世界难题。在冶炼过程中,会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硫气体和烟尘。为了扩大产能,实现零排放,公司在2005年“冒险”地从澳大利亚引进了一座冶金炉,名字叫做艾萨炉。为什么说是“冒险”呢?因为艾萨炉是用来炼铜的,而我们要把它用来炼铅。虽然在理论上是可行的,但在全世界还没有成功案例。

为掌握艾萨炉的操作原理,公司派了20多位大学生到澳大利亚学习。当我弱弱地向厂长提出也想去学习的要求,厂长却说,你学历低,又不懂英语,不具备学习的条件。我当时虽然有点沮丧,但我并没有放弃,暗暗下定决心要先过了熔池熔炼技术的理论关。我找来大量关于艾萨炉的书籍和资料学习,掌握了扎实的冶炼基础。后来,有个技术员向厂长反映说,我的学习劲头很足,有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,让我到技术学习班试试。当得知这个消息,我浑身充满了“野百合也有春天”的感觉。

经过努力,我通过了艾萨炉主控手严苛的四轮考试,脱颖而出成为了主控手。而我下一个面临的就是要通过英语关,因为艾萨炉主控操作界面是全英文的。我每天早早地到现场查看设备安装情况,晚饭后就开始背英语单词直到深夜,用最笨的办法记住了500多个单词。

然而,接下来的技术攻关才是异常艰辛。3个月的实验,也没能生产出合格产品。面对熔池冻结、连续熔炼、喷枪使用寿命短等问题,就连国外请来的8名专家也束手无策。如果问题解决不了,那就意味着艾萨炉的引进是失败的。

面对难题,我向公司大胆地提出了自己想法,指出了外方专家方案存在的问题。于是,公司临危受命,让我组织攻关队。通过查阅资料,反复研究,我提出了用逐层加热的方法来解决。可是,当时所有的操作参数只能由外方专家提供,我们没有调整参数的权利。只能在外方专家休息的时候,让我做了40分钟实验。和我的预测一样,实验结果非常好,冻结问题得到有效解决。接下来,我们不再迷信专家,而是大胆地打破常规和权威,攻克了一个个难关,终于在2005年7月31日成功地生产出粗铅产品,让我们的艾萨炉成为了世界上第一台能够生产粗铅的冶金炉。更让人欣喜的是,我们突破了设计产能的纪录,创造了年产量8.5万吨、炉砖使用寿命提高到978天的世界最长纪录,每年为公司节约上千万元资金。

外方专家向我提出优厚的待遇,让我以技术移民的方式去澳大利亚工作。我没有丝毫的犹豫,直接拒绝了。因为我深知我的一切都是公司给的,我要把技术留在中国。我带了26名徒弟,为企业发展培养了一批技术骨干。我先后荣获了云南省劳动模范、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、全国劳动模范、全国技术能手等称号。

今天,我可以自豪地说,我实现了一名冶炼工人的“冶炼梦”。我没有理由停滞和懈怠,将继续以精湛的技艺、创新的精神、优异的成绩,迎接祖国的70周年大庆!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